小蝌蚪app下载_蝌蚪吧

回到厢房,母亲竟然不在屋内,送无痕回来的家仆倒是好心,又去打了几壶热水,将屋子收拾了一番才离开。

黄昏时分,骆林遵从少爷吩咐,果然差婢女给无痕母女送来了肉食饭菜,无痕先给母亲留下一大半,然后才美美地饱餐一顿,见母亲仍未回来,不免有些担心。

梦氏大约半夜才回厢房,说是出去找医师看病回来晚了,随便吃了些东西便上床睡去了。

见母亲这般疲倦,无痕不忍打扰多问,再说母亲若是不肯多说再问也是枉然。

今夜天空晴朗,月光皎洁,正是修练玄月心诀的好时机,便悄悄离开厢房来到小院。

小院面积不大,约十多平米,种满了不知名的小花和绿草,南面是一棵两人多高的桂花树,树叶苍郁,微风席席。

骆家果然财大势大,这里虽然只是下人住的厢房宅院,无论布置还是设计,都比普通百姓的家宅阔气。

无痕在月光的沐浴下,寻了块软草地盘膝而坐,心中依着玄月心诀的要诀开始修炼,渐渐神定安宁,进入佳境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一股暖意从丹田升起,延着经脉徐徐走遍身,让无痕惬意舒服之极,仿佛浸泡在温泉之中,每个毛孔都不由主动地张开,贪婪地享受着甘露洗礼。

于此同时,无痕魂魄也突然离体,悠悠然飘浮起来,停在肉身头顶三尺。跟平时的离体不同,这次魂魄并未完离开肉身,脚下还有一丝魂魄与肉身相连。

她俯首细看,肉身竟然依照法诀在自行修炼,根本无须神魂控制。

无痕大喜,之前的猜想果然不错,自己肉身和魂魄可以同时修炼,互不影响。

清雅学妹可爱迷人

通过魂魄视线,无痕能够清楚看见周围的月光精华,犹如无数颗点点星光,徐徐游荡在月色之中,每当月光精华触碰到魂体或肉身,都转眼被魂魄和肉身吸收,舒服惬意之极。

而且无痕肉身在运转玄月心诀之时,四周隐隐形成一股旋力,将原本四处游荡的月光精华都慢慢吸引过来,使得无痕魂魄吸收速度大大加快。

就象法诀中所述,修炼这套功法时,不仅肉身也能象魂魄一样吸收部分月光精华,四周还有灵气被肉体逐渐吸纳,转化为丝丝暖意在经脉中流转,每经过一处都仿佛在洗涤着肉身杂质,令肉身变得更纯净更完美。

只是创建这套法诀之人,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,有人居然可以体魂同修,将这套法诀的功效发挥到极致。

天色将明,无痕才不舍地从修炼中清醒,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似乎有些不同,神清气爽,一夜修练毫无疲惫之态,视觉更加深远细致,耳目灵敏数倍,昨日受的拳伤居然已经痊愈,也不知是补元散的药效还是玄月心诀的神奇。

但一夜之间,就有这般明显的恢复效果,无痕也不禁欣喜。

突然,无痕怔住了,她发现小腹中多出一丝奇怪气息,非常微弱,自行在经脉中运转着。

这是什么?难道就是少爷说的玄力?不是说至少需苦修一月方能练出玄力么?怎么一夜间就修炼出来了?而且这股玄力跟少爷描述的似乎有所不同。

玄力是静潭之水,收功后只会沉淀在下腹丹田中,但这股气息仿佛有着灵性,居然自行在经脉中运转,令无痕疑惑不解。

她哪里知道骆飞云给她吃的补元散是药中神品,原本就有补气功效,吃一粒相当于练武之人苦修一月。

加上肉体和魂魄修炼玄月心诀吸收了大量月光精华和灵气,无痕此时修炼出来的早已并非普通人的玄力。

她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玄力跟少爷描述的有所不同,也懒得去细想,有不就行了?

从此自己再也不是柔弱女孩,自己也是一个武者,将来还要成为武师,大武师!

无痕兴奋难耐,想起玄力的种种奇效,便闭目用意识去尝试控制这股气息。

果然,这股玄力能随着无痕意识移动,意识在哪玄力就到哪,非常灵活且听话。

而且意识在随着玄力移动的同时,还能将所经之处在大脑中形成图像,仿佛亲眼所见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内视。

无痕童心大起,指挥这丝玄力几乎游遍了身,每经过一处肌肤或经脉,都感觉非常舒爽。

玄力经过手腕时,母亲赠给她的如意镯微微颤抖了一下,似乎传递出一种愉快的信息,仿佛亲人久别重逢一般。

无痕灵心微动,尝试将玄力缓缓靠近如意镯,刚一碰触,便“波”地冲破了一层薄膜,意识来至一处非常广阔的空间。

空间大小约一千平米左右,四周有层厚实的灰雾层层包裹,令这里形成一处封闭式的独立场所。

空间上方浮现几个大字:称心如意镯!——炎铁生铸。

下方还有几行小字,写着使用方法。

无痕看完大喜,储物手镯!

这里竟然是如意镯的储存空间。

太不可思议了,世上竟然真的存在异度空间?能把一千平米压缩成手镯般大小,这炎铁生真是奇才,若生在前世,颁个诺贝尔奖都不为过!

这储物手镯空间够大,可惜却空空如也,只在角落堆放了几样不起眼的物件。

一把短剑、一根银钗、一面铜镜和几根金针。

无痕心念一动,这几样物件便瞬间出现在她手心。

她好奇地逐一端详,这把短剑不知是何材质所铸,锋口凛冽,寒光刺眼,无痕一见就心喜,虽然自己学的是掌法,但这短剑将来对敌应该用得上,至于其他三件物品暂时没发现什么特别。

她依法又部收进手镯,一取一收,随心所欲,轻松自如,果然是称心如意镯!

想起如意镯的另一项功能,无痕咬破手指,用玄力逼出一滴鲜血印到特定位置,如意镯突然绽放微微霞光,转眼消失无踪。

无痕用玄力感受了一番,手镯还在,只是已经隐形,除非她主动消除这个印记,别人再难发现。

梦氏从厢房出来,见无痕坐在草坪傻笑,不由怔了神。

她昨晚就知道无痕在这里修习武道,心中不以为然,只是想到无痕若能学到几分武道绝技,将来也好有自保之力,便也就随她高兴。

可今日见到无痕身上微微溢出的一丝灵气,梦氏顿时怔住了,女儿身体资质她最清楚不过,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今日却出现在眼前,她这是做梦吗?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