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直播app入口在线观看

修改重发,已订阅可无视。本书建议取消自动订阅,以免造成损失。

***

乐空双运无上瑜伽,看着名字就知道是佛家法门,属于密宗欢喜双身修持之法。

玄微子是道门修士,虽然也参详过佛家法门,但并不依其进境。这门“乐空双运无上瑜伽密法”,乃是借明妃女体双修,化欲乐为拙火,由海底轮沿中脉上升,渐次化拙火为灵热,最终贯通七轮,成菩提甘露降下,广开智慧、遍洒法华。

比较特殊的是,双修所用的明妃女体,并不一定是要真人。既可以是观想女体,也可以是咒术幻化,不过这些都需要一定基础或者旁人护法,倒是直接找女人最方便,只需要稍稍调教一番便可。

而更高一筹的,便是邀请有修为的女子充当空行母,共参乐空双运、和合大定,一同从欲界、色界上升至无色界,由此得证神炁妙合之境、醍醐灌顶之趣,未必要有形体交合的具体行为。

可以说,这“乐空双运无上瑜伽密法”若是运用得当,确实是涵养神炁、滋润炉鼎的妙法,也适合玄微子眼下恢复法力所用。

只是“运用得当”这话,本来就够稀松无力了。任何事情但凡有走向堕落腐朽的可能,则必定会走向堕落腐朽。高原雪山那些贼秃,以双身修持之名,行凌**役之实,可以说是将这门修法最恶劣的一面展现出来。

实际上以玄微子的权势地位,真要放开了大搞双修,随时能把常青城变成他的欲乐宫,多得是女子甘愿献身做他的明妃、空行母。

不过玄微子口味挑剔,庸脂俗粉那就算了,哪怕是珊多丽也是要被亲手调教到位,方有妙行之乐。

而帕丽娜作为传奇术士,虽然没有正宗修行,可身心魂魄也经历升华转化,尤其是妖精血脉带来的强旺生机,丝毫不输脱胎换骨圆满、成就半仙之体的玄微子。

……

清纯美女春色满园唯美写真

“难怪艾丝梅朵说,等我见到你的本人就明白了。”

帕丽娜经历一夜妙行,虽然尚未完全得证那清静光明、超离欲乐的境界,但是意识无比空灵澄澈,居然获得免疫惑控心智的效果,而且天赋亲和也有所提高,感觉施法能力获得特殊加持,随手就能施展出极效超魔的法术。

“你眼下这种效果并不是恒定永久的,还需要反复锻炼。”玄微子说道

帕丽娜听到“反复锻炼”,食指大动,当即低头亲了玄微子一口:“这么小个人,还真是精力旺盛,比那些兽人厉害。”

玄微子也懒得挣扎,问道:“怎么?你还跟兽人混过?”

“乱说什么?我才不会碰那些又脏又臭的家伙,高压的审美可是法赖家族的箴言,就算要寻欢作乐,也要讲究品位的。”帕丽娜解释说:“不过法赖家族之外的人,我可管不了。伦底纽姆城有很多非人种族的劳力奴工,其中就包括兽人和半兽人。也有一些贵族玩出格了,跟那些黑绿兽人搞在一块,估计是嫌人类的不够大。”

“嫌人类的不够大,为什么不找配种公马?”玄微子干脆说道。

帕丽娜莫名一怔,说道:“看来你也知道啊?”

这回轮到玄微子愣住了:“真有人这么干?”

“不光这样,还有专门提供这方面服务的驯兽师,马匹、猎犬、公猪……伦底纽姆城的贵妇们都玩过了。”帕丽娜脸上尽是不加掩饰的厌恶:“这些贵族,几代人下来就只懂得荒淫无度地追求快活了。”

玄微子问道:“这些女人的丈夫、父亲,难道就这样坐视不管?他们好歹算是贵族,不怕血统被玷污了?”

“这帮家伙有什么资格说别人?他们搞女人早就搞出花了!”帕丽娜笑道:“伦底纽姆城的礼拜堂,主要是分属慈爱院的。你知道那里的圣职者最擅长治疗什么伤病吗?”

“花柳病?”玄微子眼角跳动。

“没错!几百年下来,慈爱院培养了一大批擅长治疗性病和协助接生的修女,这方面你的常青商会估计都比不过!谁叫人家业务繁忙呢?”帕丽娜笑得花枝乱颤。

玄微子暗自说道:“掌握社会主要财富和资源的精英,一旦成规模的腐化堕落,那也注定没有太长远的未来了。”

然而这种腐化堕落,往往是很难避免的,一个群体规模变大,各种复杂利益和诉求必定随之萌生滋长,一个个小型利益共同体在内部聚结。久而久之,底层深感压力,欲求上升而不得;上层为了保留既有利益,又绝对不会放手松懈。

如同人体内部的病灶肿瘤,干扰气血流动,破坏了人体的自我调节能力。导致内部压力层层递增,最终不堪重负,彻底爆发开来,殒命祸国。

玄微子看到的不仅是大伦底纽姆帝国,也包括以常青城为核心发展的星辰教团与不凋金花会,眼下以的他权力地位,当然能够控制局面,只是伴随组织规模的扩大、利益关系的复杂化,很多事情也会渐渐脱离掌控。

……

“我靠,有完没完?!”

玄微子化身一拨头发,整个清晨,新卡美洛城都在下朦胧小雨。只是这雨水似乎还带着咸湿味道,估计是潮湿海风吹来的雨水,并没有太多人在意。

不过作为化身,他当然清楚本尊的情况,只能喃喃自语:“真是要命,你把‘乐空双运无上瑜伽密法’教给这个妖女,搞不好真就是培养出一位摄欲天魔,你真以为自己是明王啊?”

“你在说什么?”黑猫形态的罗莎莲趴在旁边板条箱上打哈欠,顺便拉伸一下身子。

“没什么。”玄微子此刻改变外貌,一副街头医师的模样,他避人耳目来到临时安置贫民的城外营地,悄无声息地对着一锅锅药水施法,时不时给药锅中的灵符充能。

如今新卡美洛城中,除了地势较高的北部富人区,其他地方也是一团糟。而且之前的战事,破坏了许多民居建筑,凭空造出一批无家可归的贫民,只得在城外临时搭建营地,安置贫民。

米妲自然也来到这城外营地照顾贫民、治疗伤病,不过仅凭她一个人肯定料理不过来,抄经院也派了多位圣职者,除了给民众治疗伤病,就是组织平民举行祈祷和礼拜。眼下不远处就能听见阵阵圣歌礼赞之声。

“我偷偷听过抄经院那帮家伙的礼拜仪式。”罗莎莲提醒道:“他们对大家说,是神圣之主听到虔诚信众的祈祷,于是降下神迹阻止灾难的发生,完全把你的功劳给抹去了。”

“哦,然后呢?”玄微子拎着大勺舀匀汤药,说道:“别看当初那晚的战斗非常激烈,普通民众根本不清楚到底发生何事。奥秘之眼把陨石扔下来,如果不是威思顿爵士提醒,就算是俄格亲王麾下的高等法师也未必能及时察觉。

而我施法把陨石劈碎,那都是距离沿海几十哩外的事情,后续的冲击波跟海啸,还把许多人的家业毁于一旦,你觉得那些人会觉得是我拯救了他们吗?”

罗莎莲有些不忿:“难道你就这样任由抄经院的家伙胡说了?”

玄微子捏了捏罗莎莲的后颈:“对于大部分民众来说,哪怕公开说是我击碎陨石、瓦解天灾、拯救无数生命,他们没有直观的了解与见证,不可能相信我的说法。”

“你可以用心灵异能嘛,直接传入他们的意识之中。”罗莎莲被捏得有些舒服。

“没必要,我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和精力。”玄微子摇头说:“而且把所有名声揽到身上,也不见得是好事。我在这件事情上,已经获得实际的好处,这些人想要贪占名声,也是为了传教事业,不妨让给他们。”

其实如果玄微子能够山隐清修,他确实不愿意在如今这种修为境界就到处显耀逞能的。哪怕玄微子在修道之人中,已经算是非常张扬了,可他也明白什么时候应该低调隐忍。

就如同祖天师,先在云锦山炼就龙虎大丹、后于阳平山得分形散影之功,有如化身五五的地仙境界,才开始在蜀地伐山破庙、治鬼斩邪。没有那境界水平,就算是弘道设教,也是凶危难测、累劫重重。

虽然玄微子眼下也能凭化身行走处事,但修为境界终究尚未恢复往日巅峰,过于张扬显露,徒惹注视、外树大敌,谈不上是什么好事。

另外,作为玄微子的学生,也未必是越高调越好。提乌斯和泰罗是在过去便早有担当,互保同盟内都知道他们是玄微子的学生,可米妲就未必了。

毕竟米妲作为极少数获得玄微子丹道真传的弟子,玄微子还是有保住这棵独苗的想法,眼下并不希望她过分张扬。米妲在贫民窟帮忙治疗伤病,倒也没有受到意外关注,或许贫民窟被世人有意无意地淡忘掉了。

“你自己都不在意,那我也懒得多问……啊,米妲回来了。”罗莎莲站起来晃晃尾巴。

就见米妲手里提着几个陶罐,身后跟着两个年轻小跟班,迈昂则像是苦力一样挑着几个大麻袋,里面都是刚换下的脏污伤布。

那对温特兄妹如今已经变成米妲的得力助手了,这让玄微子想起自己当初在火舞城罐头街,也是这样带着罗莎莲和沃夫救治伤病。有时候师父的行为作风,确实会给弟子带来很显著的影响,尤其是火舞城那段日子,对于米妲来说,应该是相当深刻了。

看着米妲给温特兄妹轻车熟路地安排活计,玄微子暗自感慨,就听见罗莎莲悄悄说道:“你看吧,就算你不在,米妲也能自己照顾好自己,而且做得不比你当初差。”

“确实。”玄微子看得出来,如今米妲已经悄无声息地渡过了魔境劫。

而且米妲不用跟玄微子当初那样,丹道境界提升之后,还要自己艰难摸索前路,也无需冒险深入星界学习全新的心灵异能。玄微子早已将直至金丹大成的法诀,与心灵异能技艺,汇总为神念心印,一概传授给米妲。

只要突破相应境界,灵台自然有感,也算是修道之人特有的传法方式了。

见米妲在那边安排得差不多了,玄微子悄悄招呼她过来。

“老师。”米妲虽然在贫民营地中行走,却不见丝毫脏污,而且在她安排下,这处营地倒也算整洁条理。

“很好,看你这个样子,确实已经算出师了。”玄微子说道。

“出师?”米妲显然没明白这个词汇含义。

“在我门下,丹道渡过魔境劫便算出师,就是不用老师在旁照顾护法了。”玄微子说道:“但这不代表你以后就不用继续修炼了,魔境劫只是其中一重考验,往后还有更多更难的考验。”

米妲轻轻点头,她的眼神通透明澈,并没有因为玄微子的话语,而兴奋失态,这样的心性确实是修道种子。

“好了,修道进境,应该是庆祝才对,一味吓唬人可不行。”玄微子变戏法般取出一根乌木短杖,递给米妲:“丹道出师,要赐弟子法器,这就是我给你的,试试手吧。”

xiazaitxt

Tagged